咨询时间:08:30-18:30(周一至周日)
您好,欢迎来到淄博蓝天青少年心理研究中心!
网站首页 > 黄老师专栏

静听心脏的跳动,感受生命的能量

2016-05-04 09:29:26 淄博蓝天青少年心理研究中心 阅读

  静听心脏的跳动,感受生命的能量

                                                                    黄秀红

        舞动生命课程,一小时中正呼吸训练感悟:静听心脏的跳动,感受生命的能量。

        助教天使们乘着午休时间,为每位学员准备好了一张或红或绿或蓝的瑜伽垫和抱枕等。上课音乐响起,和着导师的语言引导,学员们都自觉地去到自己的小地方,秩序井然地躺下。我带着好奇,也跟随其中,准备全情投入体验一番被好友无数次提及的中正呼吸训练。

    “用你的鼻子快速地呼吸,让呼吸变得强烈,混乱,再强烈,再混乱,气息尽量深入到你的丹田,而且尽可能快……”

 老师浑厚柔美的声音再次升起,穿透了教室的各个角落,扰动着在场每个生命,一股柔散却不乱的力量在身体里活动开来。

  “一定要让气息深入,直达丹田,用你的全部可能来做,不要将身体绷得很紧,让脖子和肩膀保持放松,继续呼吸,直到你实际变成那个呼吸;让呼吸变得没有秩序,一旦内在能量在运动,它就已经开始运动你的身体。让身体运动,用他们来帮助你产生更多的能量,去感觉到你的能量在增加……”

 中间,导师的指导语有片刻的停止,之后,又是加快的气息伴随越来越快地语速以及不断高涨的语调,我完全被催眠,进入了全然的体验中。感觉到身体的内在力量缓慢地变得有力而集中,在持续增长,还在持续增长,因为呼吸系统的急促运动,我已开始觉着憋和闷。但力量仍然还在身体里不停窜动,窜动,到了急切想要找到出口以求被释放的程度,闷得更加历害了,好难受。就在这时,导师的指导语变成:

 “就跟随你的身体,让你的身体自由地表达所有的一切.......可以喊出来,也可以哭出来,还可以用力,使劲敲打身边的抱枕,还可以....都可以,不要有什么保留,保持那样的呼吸,让身体自由地,尽情地发挥........”

      一时间,整个教室里开始出现:叫声,哭声,吼声,以及地板等物品被锤打后发出的“砰砰”“咚咚”声,还有人走动的声音,很吵很吵却一点儿都不乱,有如进入了摇滚现场。没有人去打扰另一人,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状态中感受着自己的生命能量。

导师的指导语踩着合拍的背景音乐还在空中盘旋,似远又近,时间也照常流淌,我们也都还在继续进行着特殊的生命体验,慢慢地,胸腔明显发胀,有些缺氧,之后是麻,憋得难受,已听不见老师的声音。周围是失声力竭般尽情呐喊的摇滚,这样的环境里,每个人都可以放下面具,来个彻头彻尾地释放一回,人生难得一次的潇洒。于是,我也试着喊了几声,噢……释放,舒服多了。刚开始嗓子还不习惯这样的方式,稍微调适,再重试,感觉越来越能打开自己的咽喉。于是,我暗自决定借用延用这种喊叫的方式以让自己能继续完成接下来的功课。

从听觉带来的讯息判断,教室里已经有人放弃,可能还有人想要放弃。

“不要停下,继续全然体验,去经历.......”导师适时加以引导和支持。

再用鼻急呼,快呼,再次用身体呐喊,再呼,再喊,几次反复下来,两只胳膊开始发麻,而且越来越麻;那一阵,下半身感觉还很“清醒”,没有明显的变化,也正期待着下半身传来变化的信号。或许是潜意识的感召,就在这时,一位助教天使过来,轻轻捏揉我的双脚,一个心锚,感觉“嗖”地到了脚底,两只脚由原先的不凉到发热再到有汗冲出,内心充满喜悦和谢意。程序还在进行中,全身每一个部分都弥漫在觉知中,身体似在无形中发紧,向内。不对,准确的感受是整个身体在往内收缩,不停往内,往内……途中,助教天使有四次用她们的方式协助,陪伴我,我的感觉在一次又一次的被协助中加深,加强。进行着,不停反复进行着,偶尔也用双手敲打两侧以加强呼吸。期间,有一阵感觉到无法正常用鼻吸,气体光进出不大来,太难坚持,想过放弃但心有不甘,咬咬牙,继续努力……

“不要停下,继续坚持,用你的方式疗愈你的身体......”好象,我的潜意识又一次被导师读懂,空气中传来了她的美丽音符。

接收到来自导师的力量,有些懈怠的心灵又开始振作起来。时间进行了多长,不可知,只感觉随着这个过程的延续,呼吸变得愈加轻松自如,一种愉悦感从脚底冉冉而起。再继续呼吸着,喊着,有声音,但却“听”不见具体的内容,只是全情地投入,关注着当下的自己,忘我般执行着导师的各种指令,已经完全忽略掉周遭别的存在。

 突然,导师暂停之前急促的音乐和加油鼓劲的语言带动,临时换成慢而轻稳的语气语调,加上来自印度几近空灵般音乐响起。那一瞬间,我的身体被“悬空”停住:正在感觉不断收缩的身体,“叭”地一下,被紧急刹车。如此顿停,身体惯性的力量,一时不知如何应对,索性死机。那时,身体僵住了,动弹不得,完全动不了,只有完全清醒的自我和“咚咚”跳动的心脏传递着灵魂依然在的信息。其实,意识压根儿就不想脱离那种死机感,那就顺其自然吧,我索性在美妙的音乐中,静静聆听自己心脏的跳动,如此那般,默默感受自己的生命能量。难得如此,只需沉浸其中就好。几十秒过去了,身体传来另一个微妙的变化。

 被僵住的身体细胞在慢慢放大,变得轻灵,有些飘逸,好似石头落水后的小波纹在一圈又一圈扩散开去,不断变大,直至消失不见。同时,明显的全身发麻,却也非常舒服,不想醒来,只愿驻留其中。音乐缓缓,导师那美妙的音调再次从地底下升起,我的脚趾头,脚掌,脚背,整个双脚,小腿,大腿渐渐回归正常,没了麻感。记忆中,当时冒出一个自动思维,“啊,下半身,你们又和我的头脑在一起了,我感觉到你们了,真好”。这一过程行进时,胸部也在复苏中……

“完成整个过程的学员,可以慢慢活动一下身体并坐起来…..”

教室里紧接着传出“悉悉索索”声,部分学员已坐起来并在整理用过的物品。

意识提醒我,不着急,等着身体彻底恢复。注意力再次聚焦自我感觉:双手和两只胳膊正在回归的路上,愈来愈有知觉,但还存明显的麻感,还需等待。继续着我的.....沉浸其中,一个学员的声音“起来了”,它中断了我,使我没有享受到淋漓尽致地复苏后的全新感。带着遗憾,慢慢坐起,长时间闭眼,突然睁眼,迷糊和懵懵的,就是在这种感觉中,我整理好了自己用过的毯子,垫子等。

稍做清醒,很想找人分享。勉强问了下周边几个伙伴,发现感受各不相同,都很独特。抬眼望去,看见导师身边已有几个伙伴围坐在一起。不加思索,凑了过去,也想让导师帮助解释以上这般身体反应的缘由。等待提问的时间,两只胳膊还在发着麻,我清楚这个症状是胳膊复苏程序被戛然而止后的惯性反应。哎,带着这种遗憾吧,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有来由,不完美就是最完美。要不是,我也不会急于分享与提问,满满地接爱。也为下一次这样的练习留些空间。

 轮到我提问,得到的答案是曾经的创伤被身体记忆,整个过程身体的反应就是在清理并疗愈自我,不需要问是什么创伤,也无需问为什么会有创伤,经过这样的练习,创伤自然被疗愈,还原一个更健康的自己比都什么都重要。

这种体验很奇妙,很美好,有生以来第一次。既欣喜又好奇,所以,在第二天的全体答疑分享环节,我争取到麦克,分享了感受,同时致谢帮助我完成体验的导师和助教天使们。导师在此时又精准地给了我一个有力的支持:“不光感谢她们,也得感谢你自己全然投入,要不然,这些感觉也不会流经你的身体,最该谢谢你自己”。

是啊,不是我自己允许被带入,就不会有这样的收获。在此,也感恩于自已。 
                                                                                                                              (2016.4.28)  静听心脏的跳动,感受生命的能量

                                                                    黄秀红

        舞动生命课程,一小时中正呼吸训练感悟:静听心脏的跳动,感受生命的能量。

        助教天使们乘着午休时间,为每位学员准备好了一张或红或绿或蓝的瑜伽垫和抱枕等。上课音乐响起,和着导师的语言引导,学员们都自觉地去到自己的小地方,秩序井然地躺下。我带着好奇,也跟随其中,准备全情投入体验一番被好友无数次提及的中正呼吸训练。

    “用你的鼻子快速地呼吸,让呼吸变得强烈,混乱,再强烈,再混乱,气息尽量深入到你的丹田,而且尽可能快……”

 老师浑厚柔美的声音再次升起,穿透了教室的各个角落,扰动着在场每个生命,一股柔散却不乱的力量在身体里活动开来。

  “一定要让气息深入,直达丹田,用你的全部可能来做,不要将身体绷得很紧,让脖子和肩膀保持放松,继续呼吸,直到你实际变成那个呼吸;让呼吸变得没有秩序,一旦内在能量在运动,它就已经开始运动你的身体。让身体运动,用他们来帮助你产生更多的能量,去感觉到你的能量在增加……”

 中间,导师的指导语有片刻的停止,之后,又是加快的气息伴随越来越快地语速以及不断高涨的语调,我完全被催眠,进入了全然的体验中。感觉到身体的内在力量缓慢地变得有力而集中,在持续增长,还在持续增长,因为呼吸系统的急促运动,我已开始觉着憋和闷。但力量仍然还在身体里不停窜动,窜动,到了急切想要找到出口以求被释放的程度,闷得更加历害了,好难受。就在这时,导师的指导语变成:

 “就跟随你的身体,让你的身体自由地表达所有的一切.......可以喊出来,也可以哭出来,还可以用力,使劲敲打身边的抱枕,还可以....都可以,不要有什么保留,保持那样的呼吸,让身体自由地,尽情地发挥........”

      一时间,整个教室里开始出现:叫声,哭声,吼声,以及地板等物品被锤打后发出的“砰砰”“咚咚”声,还有人走动的声音,很吵很吵却一点儿都不乱,有如进入了摇滚现场。没有人去打扰另一人,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状态中感受着自己的生命能量。

导师的指导语踩着合拍的背景音乐还在空中盘旋,似远又近,时间也照常流淌,我们也都还在继续进行着特殊的生命体验,慢慢地,胸腔明显发胀,有些缺氧,之后是麻,憋得难受,已听不见老师的声音。周围是失声力竭般尽情呐喊的摇滚,这样的环境里,每个人都可以放下面具,来个彻头彻尾地释放一回,人生难得一次的潇洒。于是,我也试着喊了几声,噢……释放,舒服多了。刚开始嗓子还不习惯这样的方式,稍微调适,再重试,感觉越来越能打开自己的咽喉。于是,我暗自决定借用延用这种喊叫的方式以让自己能继续完成接下来的功课。

从听觉带来的讯息判断,教室里已经有人放弃,可能还有人想要放弃。

“不要停下,继续全然体验,去经历.......”导师适时加以引导和支持。

再用鼻急呼,快呼,再次用身体呐喊,再呼,再喊,几次反复下来,两只胳膊开始发麻,而且越来越麻;那一阵,下半身感觉还很“清醒”,没有明显的变化,也正期待着下半身传来变化的信号。或许是潜意识的感召,就在这时,一位助教天使过来,轻轻捏揉我的双脚,一个心锚,感觉“嗖”地到了脚底,两只脚由原先的不凉到发热再到有汗冲出,内心充满喜悦和谢意。程序还在进行中,全身每一个部分都弥漫在觉知中,身体似在无形中发紧,向内。不对,准确的感受是整个身体在往内收缩,不停往内,往内……途中,助教天使有四次用她们的方式协助,陪伴我,我的感觉在一次又一次的被协助中加深,加强。进行着,不停反复进行着,偶尔也用双手敲打两侧以加强呼吸。期间,有一阵感觉到无法正常用鼻吸,气体光进出不大来,太难坚持,想过放弃但心有不甘,咬咬牙,继续努力……

“不要停下,继续坚持,用你的方式疗愈你的身体......”好象,我的潜意识又一次被导师读懂,空气中传来了她的美丽音符。

接收到来自导师的力量,有些懈怠的心灵又开始振作起来。时间进行了多长,不可知,只感觉随着这个过程的延续,呼吸变得愈加轻松自如,一种愉悦感从脚底冉冉而起。再继续呼吸着,喊着,有声音,但却“听”不见具体的内容,只是全情地投入,关注着当下的自己,忘我般执行着导师的各种指令,已经完全忽略掉周遭别的存在。

 突然,导师暂停之前急促的音乐和加油鼓劲的语言带动,临时换成慢而轻稳的语气语调,加上来自印度几近空灵般音乐响起。那一瞬间,我的身体被“悬空”停住:正在感觉不断收缩的身体,“叭”地一下,被紧急刹车。如此顿停,身体惯性的力量,一时不知如何应对,索性死机。那时,身体僵住了,动弹不得,完全动不了,只有完全清醒的自我和“咚咚”跳动的心脏传递着灵魂依然在的信息。其实,意识压根儿就不想脱离那种死机感,那就顺其自然吧,我索性在美妙的音乐中,静静聆听自己心脏的跳动,如此那般,默默感受自己的生命能量。难得如此,只需沉浸其中就好。几十秒过去了,身体传来另一个微妙的变化。

 被僵住的身体细胞在慢慢放大,变得轻灵,有些飘逸,好似石头落水后的小波纹在一圈又一圈扩散开去,不断变大,直至消失不见。同时,明显的全身发麻,却也非常舒服,不想醒来,只愿驻留其中。音乐缓缓,导师那美妙的音调再次从地底下升起,我的脚趾头,脚掌,脚背,整个双脚,小腿,大腿渐渐回归正常,没了麻感。记忆中,当时冒出一个自动思维,“啊,下半身,你们又和我的头脑在一起了,我感觉到你们了,真好”。这一过程行进时,胸部也在复苏中……

“完成整个过程的学员,可以慢慢活动一下身体并坐起来…..”

教室里紧接着传出“悉悉索索”声,部分学员已坐起来并在整理用过的物品。

意识提醒我,不着急,等着身体彻底恢复。注意力再次聚焦自我感觉:双手和两只胳膊正在回归的路上,愈来愈有知觉,但还存明显的麻感,还需等待。继续着我的.....沉浸其中,一个学员的声音“起来了”,它中断了我,使我没有享受到淋漓尽致地复苏后的全新感。带着遗憾,慢慢坐起,长时间闭眼,突然睁眼,迷糊和懵懵的,就是在这种感觉中,我整理好了自己用过的毯子,垫子等。

稍做清醒,很想找人分享。勉强问了下周边几个伙伴,发现感受各不相同,都很独特。抬眼望去,看见导师身边已有几个伙伴围坐在一起。不加思索,凑了过去,也想让导师帮助解释以上这般身体反应的缘由。等待提问的时间,两只胳膊还在发着麻,我清楚这个症状是胳膊复苏程序被戛然而止后的惯性反应。哎,带着这种遗憾吧,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有来由,不完美就是最完美。要不是,我也不会急于分享与提问,满满地接爱。也为下一次这样的练习留些空间。

 轮到我提问,得到的答案是曾经的创伤被身体记忆,整个过程身体的反应就是在清理并疗愈自我,不需要问是什么创伤,也无需问为什么会有创伤,经过这样的练习,创伤自然被疗愈,还原一个更健康的自己比都什么都重要。

这种体验很奇妙,很美好,有生以来第一次。既欣喜又好奇,所以,在第二天的全体答疑分享环节,我争取到麦克,分享了感受,同时致谢帮助我完成体验的导师和助教天使们。导师在此时又精准地给了我一个有力的支持:“不光感谢她们,也得感谢你自己全然投入,要不然,这些感觉也不会流经你的身体,最该谢谢你自己”。

是啊,不是我自己允许被带入,就不会有这样的收获。在此,也感恩于自已。 
                                                                                                                              (2016.4.28)


咨询 QQ 微信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