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时间:08:30-18:30(周一至周日)
您好,欢迎来到淄博蓝天青少年心理研究中心!
网站首页 > 儿童青少年 >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学经典实验

2015-05-17 11:29:24 淄博蓝天青少年心理研究中心 阅读

儿时的我们曾经咯咯笑、哗哗大哭、狂奔、狠狠地摔倒,如今的我们却已成熟起来了,这一路的成长旅途几乎一无所知了,儿童心理学经典实验带我们回头看看我们是如何成长的。

  很久很久以前,虽然现在看起来已模糊不清,我们都曾是孩子。我们咯咯笑、大哭、捧腹、探索、摔倒,我们对于刚刚起步的这条旅途几乎一无所知。儿童心理学经典实验告诉我们成长的旅途。

  错非遭遇不幸,在生命最初的几年中,我们孕育发生了记忆、语言、自我意识、记忆认知、社会和情绪能力。我们向着未来的自己走出了最初的几步。

  儿童心理学——或者更宽泛的说,成长心理学——并不单单是关于孩子的研究,而是研究像你我如许的人,以及我们怎样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了解自己的历史可以对未来有所借鉴,儿童心理学展现了我们的过去,甚至包括我们的将来。

  这篇将介绍容儿童心理学几个重要领域中的经典研究。每个实验都是我们自己这个拼图中的一块,细细品味任何一个实验,都将提醒我们,现在看来浑然天成的事情曾经是多么复杂。

儿童心理学经典实验

  儿童心理学实验(1)--婴儿早期记忆

  有些人认为,我们不可能记得2到4岁以前的任何事情。另一些人则认为我们能记住那以前的事——可能甚至能追溯至出生以前。“儿童期失忆”可不好研究,因为我们很难证明成人最早的记忆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

  不过心理学家也进行了一些研究,通过一系列经典实验来检查幼年的记忆形成。如果真的很早就有记忆,那么从理论上成人当然可能记住很早期的经历。

  一踢脚就有声

  上世纪六十年月,Carolyn Rovee-Collier(现担任职务于Rutgers大学)教授和同事们设计了一个经典实验。通过这个实验,我们得以了解乳儿记忆的机制。这种方式供给了关于乳儿记忆何时、怎样成长的重要证据。

  在他们的实验中,Rovee & Rovee让9-12周大的乳儿舒适地躺在家中的摇篮中,向上看着一个色彩鲜艳的木头旋转风铃。

  在他们的脚上系一条绳索,另一端连到旋转风铃上。所以当孩子踢脚的时候,风铃就会动。如果他踢得用力,那些木头扮饰就会彼此撞击发出悦耳的敲击声。小孩踢得越多,他们就可以听到更多的敲击声。

  如果你知道巴普洛夫和他那只流哈喇子的狗,那理解这个实验应该没啥子问题。这个实验就是看看乳儿可不可以对踢脚让小车移动孕育发生条件反射。研究者首先记载乳儿踢脚次数的基础水平(小车没有连到脚上),之后和有激动结果(风铃动了!)的踢脚次数进行比较。

  Rovee&Rovee发现八周大的乳儿就可以掌握踢脚和风铃转动之间的关联。在45-55分钟之后,这下位概念傲然不会削减。

  早期记忆

  虽然这个原始发现价值不大,但是利用这一步伐导致了之后很多有关乳儿记忆的新发现的出现。比如,在后续实验用不同的旋转风铃代替了旋转的小车,看看乳儿是否可以分别不同,以此来测试他们是否真的记住了。

  另一项实验中,只有八周的乳儿接受了为期三天,每天9分钟的旋转风铃训练。24小时之后,只有使用不异的风铃,乳儿才会比基础水平踢的多。这说明他们记得训练他们所使用的风铃而并不是随便一个就风铃。这是一个特别激动人心的发现,因为在那以前人们认为持久记忆(24小时对心理学家就算持久了)直到8或9个月才会出现。

  因为这个和类似的一些实验,我们现在更多地了解了乳儿记忆。我们的记忆系统实际上从很夙起开始就工作得相当好。儿童的记忆也差不多和成人的有不异的工作方式——只不过乳儿的记忆更加脆弱而已。

  Carolyn Rovee-Collier思疑乳儿期失忆是否真的存在。看起来,我们的大脑确实可以在一岁之内就存储持久记忆。成年后很难提取这期间的记忆是因为我们的早期记忆系统功效有限,之后又受到往后生活的干扰,终极我们会不可避免的忘记早期信息。

  儿童心理学实验(2)——自我概念形成

  自我概念的出现:镜子里的是我么?

  至今为止,“镜子测试”傲然是最好的检查乳儿自我概念出现的实验。

  大多数人总是首先想到自己,因此我们很难想象曾几何时,我们没有“我”的概念。上世纪70年月初的一个简单实验预示,直到2岁左右,我们还不能在镜子里认出自己。由于这个研究,以及后来一些延伸的实验,一些观点认为直到2岁生日,我们才出现自我概念。

  鼻子上的红点

  1972年,北卡罗来纳州大学的 Beulah Amsterdam揭晓了一项实验,从此开启了随后几十年关于自我认识的研究。实验的历程很简单。首先悄悄地在6-24个月的乳儿鼻子上粘一小红点,然后把他们放在镜子前。孩子的妈妈指着镜子里的影像问孩子:“那是谁?”之后研究者们开始察看乳儿的反映。

  Amsterdam测试了88个乳儿,终极只能得到16个孩子的可靠资料——乳儿终究是乳儿,而且很多孩子不想玩。从这16个乳儿身上,Amsterdam发现了三类反应:

  1、6-12个月:那是别的孩子!乳儿的行为好像在镜子里的是另一个人——一个他们想友善相处的人。他们会做出接近的动作,比如微笑、发出声音等。

  2、13-24个月:畏缩。乳儿瞅见自己在镜子里面的样子不再感应特别兴奋。有些看起来有些警惕,而另一些则会偶尔微笑一下并弄出些声音。对这种行为的一种解释是乳儿这时的行为很自发(感应自己存在,可能体现出自我概念),但是这也多是面对其他孩子的反应。

  3、20-24个月往后:那是我!大约从这个时候开始,乳儿开始能够通过指着自己鼻子上的红点,清楚地认出自己。这明确地表明他们认出镜子里的是自己,而那块棉球是在自己的鼻子上。

  虽然Amsterdam的结果是通太小样本得出的,之后在更多的被试身上得到了同样的结果。另外,之后设立控制情况的实验发现,这个春秋段的孩子孩子如果鼻子上没有红点就不会碰自己的鼻子。这说明摸鼻子并不是他们瞅见自己影像的天然反应。

  自我概念还是仅仅认出自己?

  当然这个实验简化了大量的复杂心理历程。心理学家就镜子实验到尽头揭示了啥子提出很多问题。比如,有可能乳儿在2岁以前还不能很好地分辨面孔。所以,他们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孕育发生自我概念。

  另一种多是,在两岁左右,乳儿孕育发生了牢固的外表或视觉的自我概念,不过还没啥子心理的自我概念。如果是这种情况,测试说明我们知道我们看起来很像,可能我们需要到更久往后才孕育发生自我概念。

  这仅仅是两个常见的解释,你必定能相处更多其他解释。这种多元可能性预示了儿童心理学中一个重大停滞:由于只有有限的实验可以在孩子身上实践,因此论断特别模棱两可。尽管有这么多的可能解释,这么多年来镜子实验傲然牢不可催并且继续得到应用,而其他实验要就无人问津了。

  社会性的孩子

  镜子实验之所以长盛不衰,此中一个原因是,从其他我们对孩子的了解,自我概念这时应该已经孕育发生了。正是2到4岁这段时间,孩子们开始迅速成长出很多社会性行为。简单的互动没有大用,能够区分自己和他人才是乐成的社会关系的基础。如果乳儿没有一定的自我概念,他们大概不可能和别人建立关系。

  镜子实验也被用于测试动物的自我概念,实际上,在Amsterdam以前,这个实验最早是由Gordon Gallup教授用于黑猩猩的研究。所有的大型类人猿都“通过”了测试,其他还有海豚、鲸鱼和大象。在最近的一项实验中,一个8英尺高的镜子被摆放在纽约Bronx公园的大象笼里。研究者在大象的头上画上记号,他们察瞅见大象去碰他们自己脑袋上的记号。

  大象和其他能够通过这项实验的通过都领有复杂的社会系统,这并不是偶合。基本的自我识别是与其他动物交流的关键;有了这个常识,乳儿们开始一摇一摆地进入了社会性的世界。

  儿童心理学实验(3)——儿童学习发展

  孩子怎么明白地球不是圆的的?

  关于儿童期间学习历程的经典实验指出:真正的理解建立在抛却固有的成见之上

  想想那些我们都慢慢接受的常识:人类是从野猴进化的,用字母代替数字可以帮助解决问题,地球是个绕着太阳转的圆球。他们除了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周围的事情,这些个事实如今看来微不足道,似乎上学时只用一天的课程就可以掌握。

  不论这些个概念现在看起来多么较着,曾经一度我们不管怎样也弄不明白,那时候我们坚信算数只能用数字、人类是特殊的物种,而地球是平的。孩子们怎样扭转了对世界的理解,这是儿童心理学中最令人着迷的领域之一。不过这不单单与儿童有关,我们总要时不时地接受新的概念——虽然可能不是物种起源这么重大的问题。

  我们很容易认为学习首要与记忆有关——特别是糟糕的教育中,学习就是死记硬违。当然更好的学习方式,不仅是知其然,还要只求所以然。那么是何种认知历程让我们从死记硬违成长成真正的理解呢?

  Stella Vosniadou 和William Brewer 曾经进行过一项经典的儿童心理学实验,让人们了解了我们怎样“知其所以然”。实验的根据是一种叫做“心理模型”的认知心理学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我们先制作一个解释某件事情道理的心理模型,然后测试这个模型,以获得对于周遭的理解。这个理论指出在我们理解一个概念的历程中,可能有一系列的中间点,每达到一处都了解了事情的一个部门而非全数。Vosniadou 和 Brewer希望从这些个心理模型的中间点中找出证据说明理解的成长历程。

  地球是啥子外形的?

  Vosniadou 和 Brewer在实验中共采访了60个6-11岁的孩子。每个孩子需要回答48个问题,开始的问题很简单:“地球是啥子外形的?”,后面的设计的问题则更有试探某人性,用以了解孩子有关地球的心理模型。

  尽管大多数孩子开始的时候都说地球是圆的,研究者很快发现孩子们有各种各样的心理模型。当问到如果你年复一年一直走路会发生啥子情况,很多孩子说会掉下去,思量到他们认为地球是个圆球,这个谜底让人吃惊。有些孩子甚至说你会掉到其他的星球上。还有孩子说虽然地球是圆的,但我们住在地球里面的一个平面上。

  最初,这些个谜底看起来杂乱无章也不具统一性,好像是孩子们自己编造出来的。但随着进一步提问,出现了一个明确的回答模式(括号的数字包含了具有该种心理模型的孩子的数目)

  长方形的地球:认为地球是一个平的长方形,你可能掉下去(1/60)

  圆盘形的地球:认为地球是一个平的盘子,你可能掉下去(1/60)

  两个地球:认为我们站在一个“地球”上,它是平的,而另一个在天上的“地球”是圆的。这个谜底说明当被问到“地面”的时候,他们认为这个星球是平的,;而被问道“地球”是则认为是圆的(8/60)

  空心球:认为我们住在地球内部的一块平地上(12/60)

  铺平的球体:认为地球是个铺平的圆球,人可以在上面(和下面)生活(4/60)

  球形:随着春秋的增长,持有地球是球状的常规观点的孩子稳步增多。

  混合模型:剩下的孩子或者是没有给出统一的谜底,或者难以归纳出一种模型(11/60)

  理解的成长

  以上结果说明我们需要一个成长历程来接受一个本来犹如天方夜谭的全新概念。同样平常生活的经验告诉我们,地球一定是圆的。否则,向下的重力会把我们拽到。这是我们最初关于地球的“心理模型”。之后我们被告之地球差不多是个球形,而我们尽力改造原本的模型,但过了一段时候我们发现我们陷于了两难的处境。

  这些个心理模型的中间点指出,我们为了弄清一个新的概念,最初想通过某种办法,将其归入已有的理解中。认为地球是个空心球,或者认为有两个地球就是如许的例子。这两种模型都希望能同时维持“地球是平的”和“地球是圆的”两个概念。 让孩子很难学习新常识的是从同样平常经验得来的固有思维:地球是平的。如果他们不能抛却看待地球的老眼光,就很难全数接受新的观点;他们只能创造一个不正经的混合体,偶尔也可能有些奇思妙想。从个人经验得出的建立起的固有思维很顽强,是很难抛却的,即使矛盾的证据明明白白地摆到眼前。有时候,真正的理解有时候并不单单是学习新的观念,而更多的是抛却原来的观念。

  儿童心理学实验(4)——依恋类型

  陌生情境:窥视儿童的过去与未来

  我们是社会动物,和他人建立关系是保存的必须,并将帮助我们走过漫漫人生路。对那些不善于人际关系的人来说,平常生活中“付出-得到”这种常见相处方式往往都很难应对。他们可能变得对他人充满敌意,学业也可能出现问题,在往后的人生中更可能出现精神疾病。

  正因如此,心理学家会对我们与最初的首要抚养者之间形成的第一段关系极为存眷。这段最初的关系对于我们未来的各种关系至关重要,它影响着我们和配偶、同事、子女之间的相处。虽然你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父母,但早期的关系就像一个模板,会对往后的生活打上烙印。

  依恋是怎么测量的?

  我们将最初的关系称为“依恋”,它的成长至关重要。很天然,儿童心理学家意识到了解孩子和父母之间的依恋程度非常有用。不过问题来了:你怎么来测量依恋?8个月的乳儿可说不出啥子有用的话,而家长的报告往往并靠不住。

  很显然,心理学家需要察看抚养者和孩子之间的互动。 闻名字童心理学家Mary Ainsworth和同事成长了一种研究孩子和抚养者之间感情依恋的方法,而这一方法目前已成为这一领域的标准步伐。不少人认为这是研究儿童社会性和情感成长的最有力的实验。

  陌生情境

  Ainsworth基于人类最基本的情绪——害怕,设计了她的实验。当乳儿对抚养者孕育发生依恋,6个月之后,会在下面这两个容易复制的情境中感应害怕。

  陌生人焦炙:6个月之后,乳儿往往会开始害怕陌生人。当抚养者不在场的时候,尤其如此。

  分离抗议:大概与此同时,也是6个月的时候,当抚养者离开的时候乳儿也会开始感应沮丧。

  为了研究乳儿和抚养者之间怎样互动,Ainsworth设计了一系列互动性实验,来测试乳儿在陌生人焦炙和分离焦炙情境下的反应。实验的历程就像精心编排的芭蕾舞,每一幕大约3分钟:

  1、实验者将乳儿和抚养者安排在实验的房间里,随后离开。

  2、当乳儿探索房间的时候,抚养者啥子都不做。

  3、进来一个陌生人,前一分钟啥子都不说,之后开始和抚养者说话。再过一分钟,陌生人开始接近乳儿。

  4、然后,抚养者只管即便小心肠离开房间,这时候,房间里只有乳儿和陌生人。

  5、抚养者回来安抚乳儿,然后再离开。

  6、乳儿一个人在房间里。

  7、陌生人进来,开始和乳儿玩。

  8、抚养者回来,陌生人离开。

  就像你瞅见的,随着实验的进行,这些个情境对于乳儿来说,越来越陌生。最开始,乳儿只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然后陌生人进来了,然后陌生人开始和他们说话,最后连抚养者也看不到了。乳儿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结果

  在很多乳儿身上重复实验之后,Ainsworth从资料中分析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规律。在察瞅见的现象中,最有意思的是当抚养者回来之后孩子的反应。根据在母亲回来后乳儿的反应,分析得出三种不同的依恋类型,此中一种是“好”的,另两种则被成为“混乱的依恋类型”。

  安全型依恋:这种乳儿对母亲的依恋很有安全感,在抚养者离开的时候会有些沮丧,但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就会很开心而且可以很快平静。深入的研究预示70%的乳儿属于这个类型。

  不纯粹/回避型依恋:这些个孩子对抚养者没啥子兴趣,虽但当抚养者离开房间的时候会大哭。奇怪的是,当抚养者回来的时候他们也不觉得高兴,总是转过身哭着就爬开了。大约20%的乳儿属于这种类型。

  不安全/抗拒型依恋:这些个乳儿最开始不想离开抚养者去探索新环境。之后,和不纯粹/回避型同样,当抚养者离开的时候他们会大哭,抚养者回来并想接近乳儿的时候,他们又开始抗拒。他们看起来很生气。大约10%的乳儿属于这种类型。

  往后的研究又确认了另一种不安全依恋类型:

  不安全/混乱型依恋:这些个乳儿没有固定的模式:他们看起来总是害怕抚养者,并对其感应迷惑。对乳儿来说,压力经常过大。这种依恋类型和抑郁的抚养者或者儿童凌虐有关。

  依恋类型的成因

  为啥子乳儿会形成不同的依恋类型,研究者们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抚养者怎样对待乳儿是研究的焦点。安全型依恋被认为和抚养者的这些个特征有关:

  感觉敏锐而有责任心

  鼓动勉励双方的互动

  和煦和接受的态度

  那些较着与上述特征相反的行为或态度更容易导致不安全的依恋类型。还有研究发现乳儿的气质(性格)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依恋类型的结果

  很多研究者认为依恋类型会导致很重要的社会性、情绪和认知方面的结果。有些研究者认为乳儿早期的依恋越积极,他们长大后就可以更乐成地离开抚养者。安全型依恋的其他好处包括:

  更自信

  更多朋友

  成人阶段的关系更好

  反之,不安全型依恋的孩子更容易:

  呈现更多负面情绪

  有行为问题

  对其他孩子充满敌意

  了解未来的窗口?

  关于“陌生情境”的批判认为,这个场景太奇怪了。比如:

  为啥子抚养者要特地不理睬乳儿?

  乳儿真的可以注意到实验历程中周围人的来往复去?

  其他文化中,是不是也同样?

  虽然有这些个批评,“陌生情境”还是很好的回答了很多问题。它为了解我们最早的、和抚养者之间形成的关系供给了一条标准途径。它为乳儿对于社会性和情感自我可能有的四个首要问题,供给了谜底:

  我怎么才能和他人建立良好关系?

  当我探索环境的时候会发生啥子事情?

  我能得到啥子?

  当我不高兴的时候,别人会做些啥子?

  正式乳儿的依恋类型,为我们供给了一个线索:对这些个问题,乳儿有啥子谜底,并为我们供给了一个可以窥视乳儿过去和未来的窗口。

  儿童心理学实验(5)——儿童何时开始理解他人的想法

  “读心术”是每个心理学家都求之不得的超能力。它不仅会让心理学实验事半功倍,想想看,能够成为另外一个人去感受他的经历,实在是太神奇了!

  虽然心电感应还只是科幻小说的情节,但是大多数人只要转换个角度,都有本事在某种程度上钻进别人脑袋里看看。

  我们之所以能够钻进别人的脑袋,是因为我们大脑是个超级模拟器——比喻说,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模型,预测网球从哪里飞过来,然后判断是上网半路袭击还是到尽头线防守。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可以站在别人的角度去体会他们的想法、目的或者可能的行动。实际上,如果不能模拟别人在想啥子,我们就会在社会生活中无所适从。

  心理理论

  心理学家将这种模拟或者猜测他人想法的能力称之为“心理理论”。儿童出现心理理论,是成长历程中的重大里程碑。有些心理学家认为,不能乐成成长出心理理论,是孤独症的首要特征。

  萨尔茨堡大学的Heinz Wimmer 和 Josef Perner 利用错误概念进行的实验,为心理理论何时出现供给了最早的实验证据。

  为了证明心理理论何时出现,研究者们需要孩子通过错误概念的测试来判断。要通过这项测试,孩子需要明白别人的想法可能和自己的不同样。这对那些刚接触这个世界的孩子来说,这可是个很大的挑战。

  错误概念的测试

  Wimmer 和Perner的实验对象是3至9岁的孩子,他们给孩子们讲了一个叫做Maxi的男孩的故事。Maxi的妈妈买了巧克力回家做蛋糕。Maxi瞅见吗妈妈吧巧克力放进了蓝色的橱柜,之后Maxi就去出去玩了。与此同时,妈妈用巧克力做完蛋糕,把剩下的放到了绿色的橱柜里。Maxi玩完回家觉得很饿,就想拿些巧克力来吃。实验者问参加实验的孩子:Maxi会到哪个橱柜找巧克力?(而不是巧克力放在哪个柜子里)

  在实验中,实验者还用偶人和火柴盒表演了这个故事,让孩子们有更直观的理解。

  结果

  结果预示,3到4岁的孩子一般不能通过这个测试,他们会回答巧克力实际的位置,而不是Maxi认为巧克力在哪。他们不能理解:虽然自己知道巧克力在哪儿,但是Maxi并不知道。

  Wimmer and Perner 认为,这是因为他们不能通过Maxi的视角,构建一个与自己世界不同的心理模型。也就是说,他们还不具备心理理论。

  从4、5岁开始,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仿佛一夜之间,大多数孩子们突然可以指出Maxi认为巧克力在哪个柜子里,而不是自己所知道的真正有巧克力的柜子。但是,有些孩子已经5岁了,还是很难理解别人可能会有错误的想法。

  最后,6岁大的孩子都可以理解别人对世界的理解多是错误的。

  纯真年月的终结

  这个实验指出,在4到6岁的时候,孩子们开始具备一系列重要的社会技能,这对他们日后能否在社会中应对自如至关重要。他们开始知道,别人的想法多是错误的,自己可以说谎,别人可以棍骗他们。

  从某种意义上,丧失这种纯真有些遗憾;但是从另外的角度,这是想要在社会生活中获得乐成的必要基础。4岁左右,孩子们开始理解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绝对的世界中,实际上我们在自己的脑袋里制作了一个自己的世界模型,而这个模型很容易就会出错。

  质疑和其他解释

  像很多儿童心理学研究同样,这个实验也激发了关于怎样解释试验结果的争论。研究者们对此中的一些疑难进行了说明:

  实验的时候,孩子专心么?是的。他们正确地回答了一些问题,说明他们很专心。

  春秋小的孩子会不会把故事忘了?不会。他们通过了一个记忆测验。

  春秋小的孩子是不是没思量问题,所以指出巧克力实际在啥子地方?在另一个实验中,特意让孩子们停下来想一想——但这对春秋小的孩子没啥子帮助。

  在这个实验受到质疑的同时,心理学家有发明了其他检查孩子的心理理论的研究方法。至今,这些个实验仍活着界各个死角使用着,发掘我们最初是在何时、怎样领有了解他人思想的能力。

  这五大儿童心理学经典实验,反映着儿童心理一步一步的成长过程,儿时的我们也是这样的成长起来。


咨询 QQ 微信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