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时间:08:30-18:30(周一至周日)
您好,欢迎来到淄博蓝天青少年心理研究中心!
网站首页 > 儿童青少年 > 考前焦虑

因为坚守,所以——花开不败

2010-01-02 10:20:35 淄博蓝天青少年心理研究中心 阅读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写,准确地说不知道用怎样的文字把这一年的心情完整地串起来,让它们如绚丽的水晶玲珑剔透地挂在那儿。

  我突然注意到窗外成片绽放着许多不知名的小花,红的,黄的,粉白的,花花绿绿地漾在一起,满目漂亮的色彩。我嗅得出空气里有许多甜美的味道,有一个很美丽的词突然冒出来:花开不败!

  花开不败啊!

  我想我终于可以平静下来,告诉你们这一年里发生的许许多多故事,我想无论将来再发生什么事情,这一年里的点点滴滴、滴滴点点,我是再也不会忘记了。

  那是高三开始的前一个星期,学校召开了一次家长会。

  为了让每一个学生清楚地了解自己在班级、年段,甚至在区里、全市的排名位置,精心制作了一张高一、高二的各科成绩排名表。父亲是阴着脸从学校里回来的,情况如我所估计的一样不容乐观:年级排名190名。可怕的位置。

  父亲说他是相信我的,然而我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再相信自己一次。可是,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是过了河的卒子,不能回头。

  在高三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几乎每个人都踌躇满志地跃跃欲试,每个人都魄力异常地非复旦大学不进,我在床头贴上一张“杀进复旦”的特大标语,在每天早起和入睡前都大喊几遍,以增加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信心。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第190名与进复旦之间的巨大差距。

  第一学期的期中测验,一次我们认为已经准备好却被杀得惨不忍睹的考试。我们的排名就如同老师先前所预言的那样来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班里许多从前就名不见经传的同学如同一匹匹的黑马,一下子让大家大跌眼镜。起起伏伏,蹿上滑下之间,许多人开始变得实际起来。北大的校门的确艺术得够格,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那儿感受高雅的,粥少僧多的尴尬让每个高三学生在现实和梦想的巨大落差前狼狈不堪。

  我是那极少数仍抱着幻想不放的人。请注意我用的是“幻想”一词,也就是那种在当时看来是觉得不可能实现的事,按理说,我这种在高一高二不争气地徘徊在二三百名之间,而在高三已过去四分之一,却仍是保持小幅盘长势头的人对复旦这样一所全国顶尖的学府是不应该再产生任何幻觉的。可是天晓得我当时怎么就会有如此一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固执地抱着“每考一次,前进50”的念头,痴痴地盘算,傻傻地得意着。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正是由于当初自己那种吓人的乐观,才有了执著下去的动力,才使绝对不可能的事逐渐地一步步实现希望的曙光。

  心理防线的牢固程度是取胜这场战争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

  我去找班主任谈了一次,那个娇小可爱、女人味十足的老师对我说:“这次考得不错,下次保持,华政大学可以冲一冲。”我到现在还想不通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斩钉截铁:“我要考复旦。”老师竟掩饰不住得张开了“O”字形的嘴巴,好在她很快顾及到我的感受,继而柔柔地说:“那你可要再努力一些啊。不过,有希望的,有希望的。”我傻傻地咧开嘴笑。桌上有一束玫瑰开得正艳,红得像要滴出水来,朝气蓬勃地向上舒展着。

  现在想起来,那个老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给了我多大的动力。且不说她的话里到底有多少肯定的成分,但那句“有希望的”却如同一盏明亮的红灯,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始终不远不近地悬在我的脑子里,连带着那天桌上玫瑰香甜的味道,让我觉得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平淡,越来越简单,单一的重复。

  每天早晨,我气喘吁吁地冲进那间坐得满满的教室,放书包,拿练习本,开始演算。那一日一日相似却又不太相同的日子现在想来已经抽象成了总是写得密密麻麻的草稿纸,黑板上一直擦不干净的公式、习题,老师一句句发自肺腑的叮咛和永远漂浮在空气里的粉笔屑。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准确地表达那一阶段自己的感受,可能是“踏实”吧。我依旧在每天早起和晚睡的时候大喊一句“杀进复旦”,但却不再一遍又一遍地将“复旦”挂在口头了。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将梦想收藏在心底,用各自的方法尽最大的可能努力着,进步和荣誉这些缥缈的东西都是我们不能抓住的,只有这一天一天实实在在的日子是我们可以看到并握有的。我看得见自己在这一天天平常的日子中真实的努力,我的成绩就在这种踏实感中稳步攀升,一点一点不快也不慢地前进。

  老师上课时不再帮我们概括什么,只是发下一沓一沓的各科模拟卷当堂测验。我不知道老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考卷,每一区的每种卷子我们都要做一遍、分析一遍,再抽查一遍。分数于是成了这个冬春交替的忽冷忽热季节里最刺激人又最不值钱的东西。

  自己的实际分数和原先所设想的是一个刺激,别人的分数和自己的分数一比较又是一个刺激,而几次分数排成的总趋势则是最大的刺激。在一天几个的刺激中,我渐渐变得异常麻木,刀枪不入,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再重头收拾旧山河”,在惨不忍睹的失败中锻炼和血吞牙的勇气和毅力,变得越来越沉稳,越来越坚强。

  我用一种破釜沉舟的心情和现实作最后的搏斗。我仔细审视了一下手中的砝码,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努力。

  填志愿是一件要命的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让人受不了。

  “保守,保守,再保守些。”成了填志愿的首要原则。

  我的处境有些令人绝望。全家上下那点可怜的背景不足以引起任何能人慈爱的眷顾,自己的成绩又软弱得没有一点呐喊的能力。纵是大半年的努力换来了年级前80名的位置,但在复旦这道高不可攀的门槛前也变得无力起来。

  最后,甚至连校长也发话了:“你考复旦,只有30%的希望。要考虑清楚啊。”

  那几日我的神经变得空前脆弱起来,在难以企及的梦想和相对保险的退步中飘忽不定,犹豫不决。

  于是,我选择放弃,我不敢让复旦如同一个美丽的童话一样仅仅存于口头,我不敢用不自信的鸡蛋去碰一下那块坚硬无比的石头。我无法忍受万一失败所带来的那种从天堂到地狱的绝望。我在全票赞成的欢呼声中,颤颤抖抖地写下了那所我想也没有想过的学校的名字,任“背叛”的字眼在脑中炸开。

  交掉表格后,我一个人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偷偷地跑到复旦的校园里去坐了一个下午,去哀悼我梦想的破灭。复旦真漂亮啊。铺天盖地的杜鹃安静地在校园里醉人地开放。恰到好处地映衬着如我想象中的肃穆、神圣的复旦校园。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下来。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一个做了12年的梦就这样被一张薄薄的纸所彻底打碎,我不甘心高三这一年来日日不顾一切的拼搏就这样被一句“保险”理由而葬送。我知道没有什么可以替代复旦在我心中那种举足轻重的地位,若是真的以高分进了其他学校的任何一个系,那种遗憾又岂是坐到复旦门口去大哭一场所能排遣的呢?

  我知道那一个燥热无比的星期天下午,对我而言以为是一种执著意念的胜利。现在,想起来,那一个下午的宁静美丽的复旦,帮助我做出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多么重要的决定。

  最后,我终于做出了属于我自己的决定——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要回了我的那张志愿表,郑重地在表格上工工整整地填上了“复旦大学”那四个令我激动的大字。那真是我12年来写得最舒服的、最漂亮的四个字,这四个字也是我这么多年来凭自己的意愿所做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是最体现我人生最初分量的一个决定。

  我要我所要的,纵使是在现实面前被撞得头破血流,纵使是在高考场上输得一败涂地,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

  学生,败也要败在考场上。

  接下去的日子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书写的地方了。交掉了志愿表的我们,没有什么再值得劳心伤神的东西,读好书,做好卷子,放松心情,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那被无数人称之为黑色的三天,我以为紧张是有的,但对于身经百战的我们来说,当它是一次特殊的模拟考,坦然面对就可以了。

  拿到复旦的通知书,我狂奔进教室。讲台上的玻璃瓶里让我意外地发现插着一束淡紫色的“勿忘我”,嫩绿的小碎花飘零地点缀其中,轻轻地在风里摇曳。

  我和我的同学们就在这样一间一年四季都有花朵绽放的屋子里共同走过了一段最最艰苦的岁月。

  我们承认也好,忽略也好,只要花开,就会不败……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0 www.metinfo.cn